蜿蜒的光幕像彩带沿着城市道路伸展,人工智能山水图融入现代的城市综合体,光影艺术装置随着行人的脚步被点亮。这宛如“赛博朋克2077”里“夜之城”设定的场景,发生在当下深圳市中心的夜晚。

自国家层面提出“夜经济”以来,在政府推广、市场参与、全民热衷的大语境之下,“夜经济”在某种程度上也成了一种“网红”现象。无论是故宫上元夜的灯光大秀,还是西安的大唐不夜城,灯光下的“夜经济”在中国过去几年的发展中已经逐渐模式化、样本化。

来自银联商务2019年的数据显示,当年“五一”小长假,本地消费者和外来游客夜间消费金额占全天的29.92%。城市人群的快节奏日常生活,“夜经济”所带来的消费增长潜力不可小觑。

但问题也接踵而至,事实上想做好“夜经济”并不容易,它不仅与城市居民的消费习惯、生活节奏以及业态分布有关,也与当地文化习惯、审美等多重要素相关。国内此前典型夜经济案例逐渐走向样本化,实际上也与“夜经济”本身复制容易,但创新难、创意更难相关。

以深圳为例,福田区委书记、区长黄伟在福田区七届四次党代会强调,该区要逐步推动文化设施夜间开放,培养夜间经济新业态。作为早先机构发布的全国夜生活指数排名的冠军,这座年轻的城市没有故宫、大雁塔这样的历史IP,但以福田区为典型的夜经济生态,通过新锐的数字艺术,试图开始走出自己的特色。

正是在这种语境下,全国各地就“夜经济”赛跑,2020年以来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阴霾一定程度影响了这种新消费模式的推进,但对于一些潜力城市来说,被疫情压抑的“夜经济”蓄势待发。

“夜经济”究竟怎么搞,一个成功的样本究竟该如何评判,作为疫情之下夜经济复苏最快的城市,深圳正给出它的解决办法。

智慧城市数据数字经济

大数据背后的“夜之城”

对今年刚满25岁的银行职员李泽雨来说,下班之后,才是她一天生活的开始。

19:00从单位下班,拐到临街的巷口点一份牛丸汤粉,一边享用一边等待朋友们会合,随后打车前往商场共进晚餐,在与朋友的欢笑声中用餐结束,20:30分走入商场的露天下沉广场的酒吧,点上一杯鸡尾酒,在灯光和微风中感受夜色。

这是李泽雨几乎每周都要安排好几次的夜间行程,除了与朋友吃饭、聊天,偶尔也去看电影,唱KTV。在她展示给《中国经营报》记者的消费记录里,1月前两周几乎每天的消费都集中在晚上19:00之后,总共消费超过2000元。

李泽雨这样的消费习惯,实际已经成为深圳年轻人的常态。生活节奏快,年轻人占比高等特点,使得深圳拥有较大的夜间消费需求,同时就气候环境来看,夏季时间长,也使得深圳在发展夜间经济上具备得天独厚的优势。在多家研究机构发布的夜间经济报告中,深圳是夜间经济发展最活跃、最繁荣的城市之一。

大数据显示的深圳夜经济潜力则更具有说服力。来自美团研究院数据显示,在16个样本城市中,夜间消费高峰主要集中在18点至22点之间;而在深夜22点以后,深圳的消费额占全天消费额的比重居各城市首位。另据饿了么数据统计,深圳市是全国夜宵订单最多的城市之一,又被称为“夜宵之城”。

来自盒马的相关数据也显示了同样的趋势,深圳夜间订单占据五成,除了下班前下单、下班后到家取菜这样的场景更频发之外,深圳的消费者不仅爱在夜间订单买夜宵,还爱在夜间订单中买早餐。年轻的上班族在深圳夜间经济中扮演着重要的特殊角色。

除了在餐饮夜间消费上冠绝全国之外,深圳夜经济在其他消费板块同样领先。《阿里巴巴夜经济报告2020》显示,淘宝天猫夜间消费力板块上,深圳成为夜间线上消费活跃城市第三名,超越广州、杭州、成都、重庆、苏州、东莞、南京,居于北京、上海之后。其中,深圳在淘宝直播夜间观看活跃度上一样出色,位列全国前四。

大数据从多个层面显示了深圳“夜之城”的潜力,也促使这座城市成为“夜经济”的先头军。2020年7月初,由深圳市政府办公厅印发的促消费措施,就向各区发展夜间经济下达了硬性指标。“加强‘1+N’夜间经济街区规划布局,各区制定专项方案改造建设1条以上夜间经济示范街。”

地摊之外,“夜经济”的创意开关

除了消费数据,属于深圳的“夜经济”的特色案例,却屈指可数。

夜间经济(night-time economy)是源自20世纪70年代英国为改善城市中心区夜晚空巢现象提出的经济学概念,是指发生在当日18∶00到次日6∶00以本地市民和外地游客为消费主体,以第三产业,如:休闲、旅游观光、购物、健身、文化、餐饮等为主要形式的现代城市消费经济。

2019年元宵节期间,北京故宫博物院通过“宫里过大年”活动举行的“紫禁城上元之夜”灯光秀引发极大社会反响,这是故宫1994年以来首次开放夜场。当时,几乎全北京人都希望前去参观,导致大秀一票难求,在全国,有数千万人在网络进行围观。

事实上,深圳此前在这方面也有过诸多尝试。2019年末的深圳福田,就以一场光影主题的活动成为这座年轻城市的热门话题,并一度成为深圳“夜经济”的典型项目。从星河COOPark到OneAvenue,从卓悦中心,再到东海缤纷天地和PAFCMall,一连串流动的光影下的商业中心吸引了大量人流。

盘点2020年度商圈的创意活动,除了常见的主题灯光场景装置外,多集中以地摊夜市、音乐演艺、文娱展览、美酒美食节等形式展出。没有历史感的加持,“夜经济”是否只能拘泥于地摊、消费?

此时正在举办的深圳国际光影艺术季是当地政府的又一次大型策划,协办方为IDG Asia,它将以光影艺术展的形式贯穿整个福田区的重要地标,从莲花山公园到市民中心北侧广场,从深业上城延伸到关山月美术馆,向公众开放。这一光影秀从去年12月一直延续至今年2月底。

区别于传统的灯光展,这场覆盖福田区核心位置的光影秀,是深圳首次将艺术概念融入“夜经济”生态,深业上城的光影山水·奇境上城的策展方OUTPUT邀请了五名中外艺术家,互动光影秀将科技与艺术融合。有西班牙的TigreLab为深业上城定制的建筑光雕投影《一天》;国内艺术家曹雨西利用人工智能深度网络(GAN)学习上千张水墨画后实时创造的,并能人体追踪的《人工智能山水图》;美国的Neil Mendoza结合雕塑、电子和机械设计让观众与古典话玩起来的《机械名画》等结合科技手段的数字艺术作品。

故宫轰动一时的《宫里过大年》数字艺术展也出自OUTPUT的策划。OUTPUT的创始人刘茵梦表示,光影山水·奇境上城光影展并不是OUTPUT第一次以数字内容与体验为切入口介入“夜经济”这一领域,此前在上海和秦皇岛的多个项目,将数字体验、光影艺术、音乐现场及游乐进行整合,打造符合“Z世代”年轻人喜好的“夜经济”体验。

这场覆盖福田区核心位置的光影秀,是深圳首次将艺术概念融入“夜经济”生态。如此规模巨大的城市灯光秀,在“夜经济”的语境下并非孤例,只不过过去主要是像与大雁塔这样有文化价值的场景结合。

这种与城市自然业态结合的光影展,或为拉动夜经济的创新办法,一方面避免了“夜经济”陷入地摊消费的循环,另一方面又实现了可推广、可复制的可能性。与此同时,这种大秀还有助于城市形成自有IP。

在刘茵梦看来,“夜经济”赋予数字体验以发生的场域,而数字体验又帮助“夜经济”挖掘出更深刻的时代内涵,让大众关注并参与到我们这个时代的底色呈现之中,即人与科技与社会文化的融合。通过极富参与性与互动性的“夜经济”体验项目,交互数字内容激发了大众对科技和未来的想象力,改变着人与世界的关系。

通过数字内容, 将艺术与科技结合,并与全球前沿的数字内容创作者合作的创新创意机构,或许正是未来夜经济的发展方向。

“‘夜经济’是聪明人的生意,必须要为快速迎合市场而不断变化。”香港兰桂坊品牌创始人盛智文这样总结。这或许也是所有想在“夜经济”中探寻机会的商家、政府需要关注的。

作为一家已经有35年历史的夜间消费场所,兰桂坊早已超出了酒吧的概念,逐渐成为文化标签,拥有属于自己特质的品牌,恰恰诠释了“夜经济”的内核。

“我相信,未来几年时间里,科技会改变整个‘夜经济’行业,尤其是对实体店。要做手机游戏、社交传媒平台、虚拟AI等新事物,如果没有把传统和科技结合起来,那么将来的生意会很难做。”盛智文曾表示。

关注中国IDC圈官方微信:idc-quan 我们将定期推送IDC产业最新资讯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2021-02-04 18:02:40
国内资讯 浪潮信息联合IDC发布《2020全球计算力指数评估报告》 数字经济时代,计算力就是核心生产力
未来几年新兴技术应用将成为算力提升最主要的驱动力,尤其是人工智能带动的AI算力需求。伴随数据的激增和算法的日益复杂,计算力将成为决定人工智能发展上限的重要因素。 <详情>
2021-02-04 09:36:23
运维管理 推动数字经济:重塑数据中心
数据中心运营商如何使自己免受老化的集中式电网带来的日益增加的风险的影响,这些电网容易出现故障,并易受自然灾害的影响? <详情>
2021-02-02 17:06:28
云资讯 城云、华为(联合体)中标智慧株洲项目,助力长株潭一体化
本项目基于“1+4+N”的核心框架设计,为株洲智慧城市建设提供强大的平台支撑。 <详情>
2021-02-01 13:08:03
国内资讯 厦门企业围绕数据中心进行布局,推动数字经济跑出加速度
数据中心是新基建的“底座”,也被看作是互联网时代的“粮仓”。厦门正在积极建设,争当新基建中的数据中心“先锋”。 <详情>
2021-01-28 11:10:08
国内资讯 中关村科学城打造“研发经济”高地
目前,中关村科学城已形成了从基础研究、应用研究到产业化应用的完整创新链条。 <详情>